Forum Posts

Rina Khatun
Jul 28, 2022
In Education Forum
個方面,這些需求與文化或社會需求並不本質上是對立的。根據楚赫羅夫的說法,蘇聯社會的自由主義史學認為蘇聯對性慾缺乏興趣是完全錯誤的對國家的鎮壓,因為去性化現象它是隨著共產主義中“不是我”的出現而自發產生的。此外,他澄清說他指的是力比多的、幻想的性行為,而不是性活動本身,他引用的研究表明,共產主義比所謂的“自由世界”有更多的性活動。 特別有趣的是他對布爾什維克女權主義知識分子 的評價,正如 所 电子邮件列表 澄清的那樣,她並不矛盾,而是證實了 Eros 的非性慾形式:對性自由的追求並沒有使可以被視為性的東西合法化。解放,而是尋求建立新的團結友誼關係,這只能是新的經濟和社會條件的結果»5. 楚赫羅夫沒有將西方自由女權主義所持有的性解放話題歸咎於柯隆泰。據她說, 將廢除私有財產與剝奪性關係的出現聯繫起來,即不排斥社區,這將需要一種由共同利益介導的“不是我” 。 總而言之,從這本書中獲得的總體印像是,從某些角度來看,如果僅去除近年來被西方解放理論如此密切地視為其前提的關鍵的力比多基礎,就會產生一個關鍵的鴻溝。 50年,因為到那時,不僅福柯、德勒茲、利奧塔、巴特勒等許多思想家的哲學體係將像氣球一樣漂浮在空中,而且整個時代的意識形態也可能與大流行相吻合。 21世紀, 劃時代的抗性慾破裂(如果有的話
理論的批評也應該通過避免 content media
0
0
2
 

Rina Khatun

More actions